降低卡伦鲍尔“撂挑子”负面影响 德国社民党与默克尔共进退

发布时间: 2020-02-21 07:06:15   来源:欧洲时报德国版 作者:张乔楠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记者张乔楠报道】德国“大联合”政府希望最小化卡伦鲍尔突然宣布辞职的负面影响。但根本性的问题在于,中间力量进一步被削弱,左右翼极端势力疯长,德国政治版图已然失衡。

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克兰普- 卡伦鲍尔宣布去职,对当前的联盟党和社民党大联合政府来说意味着什么?当人们对未来基民盟党主席和联邦总理候选人人选对提前大选可能性众说纷纭的时候,社民党已经明确了他们的态度:只有和联邦总理默克尔一起,大联合政府才会继续下去。

“默克尔是目前在任的联邦总理,和她一起我们组成了执政联盟。也就是说,我们也将在下一个大选节点和她一起退出执政联盟。”社民党秘书长拉尔斯·克林拜尔对《明镜》周刊表示,“我们要与联盟党在联邦政府框架内继续推进我们共同的工作。本届政府的任期要到2021 年秋天才结束。”

换句话讲,社民党表态对目前与联盟党的合作执政给予了信任。对于社民党来说,这样的表态,才能够将执政伙伴内部动荡对大联合政府的影响降到最低。他们也有这样的经验,刚刚过去的一年里,他们用了足足6个月的时间,才最终选出了新一届的党内领导层。当初联盟党没有埋汰他们,现在伙伴步自己后尘,自然也不能过河拆桥。

但原则性的问题还是应该厘清,秘书长克林拜尔补充说:“基民盟要获得信任,需要用行动证明,他们必须与内部的选择党热衷分子——所谓的价值联盟(Werte Union)——严肃地划清界线。”默克尔在周二晚的联盟党议会党团会议上言辞激烈地批评了选择党。她表示,选择党的目的非常明确,他们想破坏民主,这在每一次的联邦议院会议上都能有深刻的体会。

基民盟新主席的选出,恐怕不会很快。基民盟北威州小组在联邦议院的主席君特·科林斯告诉《莱茵邮报》:“我们不希望被推着匆匆寻找下一任党主席”。相比于不负责任地赶鸭子上架,还不如稳中求进。

这样的选择也基于另外的客观考虑,一旦新主席人选确定,随之而来的就是新主席与联邦总理默克尔的协调合作问题。一年前克兰普- 卡伦鲍尔上任,是否提前大选的舆论纷争还历历在目。这种可以预见的压力,让基民盟没有必要将这些事务提上紧急议程。

联盟党内可有人不这么想。基社盟党主席马库斯·索德尔对于姊妹党党主席的新人选似乎有些着急。他敦促基民盟早日在人选和新的党政纲领上做出决定。索德尔在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说:“党主席人选的决定拖上几个月是否有意义,我对此表示怀疑。”

但不管基民盟自己怎么想,外界难免对克兰普- 卡伦鲍尔的接班人兴致盎然。北威州州长阿尔明·拉舍特、前联盟党议院党团主席弗里德里希·默茨和联邦卫生部部长延斯·斯潘是人们可以想到的三大人选。拉舍特对于是否参选党主席和联邦总理候选人的问题持开放态度,他的原话是“未来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

处于舆论中心的克兰普- 卡伦鲍尔在“撂挑子”后至少要负责任地把一些工作做完。周一,她提出了寻找继任者的时间表,并获得了基民盟主席团的初步批准。在今年夏天,先选出联盟党的总理候选人,然后等到今年12 月的联邦党代会上,再双手奉上党主席“帅印”。

可以看出,无论是社民党还是基民盟,大联合政府内的他们都希望最小化卡伦鲍尔突然宣布辞职的负面影响。但更加根本的问题在于,从基民盟到社民党,从萨克森州、勃兰登堡州再到图林根州选举,中间党派的力量已经一再被削弱,左右翼极端势力疯长。失衡的政治版图,早已开始陷入混乱,德国政客们如何才能扭这样的局面?比起这个基民盟谁担任新主席的问题,德国政治未来走向更引人思考。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
重庆快乐十分